從波蘭到海法——地中海的鋼鐵巨人

前往海法港的新貨櫃橋從波蘭經漢堡連結到達地中海。DACHSER 空、海運物流承攬了運送這些從船到岸的拆解貨櫃橋工作,整合來自歐洲各地供應商的各種零件——這是一項史無前例的計畫。

海法港。(圖片:ICL)
海法港。(圖片:ICL)

它們是海洋的巨擘:超巴拿馬極限型貨櫃船與超級油輪。這些船舶顧名思義,在於它們巨大的體積意味著它們太長且太寬,無法穿過巴拿馬運河——為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間的最短路線。  

以色列港口城市海法位於地中海東岸,在這裡,即使這些船舶如此笨重也受到歡迎。自 2010 年以來,超巴拿馬極限型貨船已從 HaCarmel 貨櫃碼頭進行調派,這個碼頭可以停靠超過 350 公尺長的船舶。這個裝卸碼頭的水深超過 15 公尺;在其石油碼頭的水深可達 10 公尺。為了跟上碼頭工作的步伐,該港口最近決定向總部位於布萊梅的 Kocks Ardelt Kranbau 公司訂購了四座全新的延伸貨櫃橋,該公司為巨型起重機的全球市場領導者與開發貨櫃起重機的先驅。港口之前的起重機解決方案可為一艘船提供七到八「層」的服務,而新的起重機將可以達到十一層——這將大幅提升港口的表現與效率。        

來自歐洲各地的零件

起重機的規模就如同其運送的挑戰。「零件和組件必須從歐洲各地收集而來,然後從漢堡運送出去,」位於科隆的 DACHSER 空、海運物流海運專案經理 Hans-Ulrich Brüggemann 如此說明。鋼鐵的架構零件於波蘭製造,26 台貨櫃曳引機從安特衛普運來,以及來自歐洲各地供應商的機器零件。「將每樣東西整合在一起並協調當中的流程,是一項十分艱鉅的任務,」Brüggemann 表示。「如果沒有與我們信賴的合作夥伴 ICL-Israel Cargo Logistics 密切合作,這一切絕不可能實現。從計畫開始的那一刻起,連接科隆 DACHSER 團隊和海法的電話專線就一直在使用。即使到現在還是。」

「但這也是這項計畫如此吸引人的原因。所有流程都正確到位,即使是最大台的起重機,也只是變成其中一項海運的貨物。」    

第一台起重機的零件於三月抵達海法,第二台於六月抵達,第三台和第四台的零件則預計分別於九月和十一月抵達。Brüggemann 和他的海運專案團隊於 2020 12 月透過 ICL 收到了有關這項運送計畫工作的初步詢問。「當中特別的挑戰在於貨櫃橋的巨大體積,」Brüggemann 提到。「即使在拆解的狀況下,這些零件也堪稱卡車和船所能運送的東西中的極大貨品。有些單獨的零件長達 15 公尺。」

搬上巨大的貨櫃(圖片:ICL)
搬上巨大的貨櫃(圖片:ICL)

實屬經驗問題

「在規劃運送計畫時,我們必須考慮到許多因素,」Brüggemann 表示。「我們規劃了最有效率的行程:從精確的路線規劃(包括可能需關閉道路)到清關的所有細節。」幸運的是,DACHSER 空、海運物流擁有專業的專案物流團隊,這些團隊累積了豐富的經驗。多年來他們便一直負責門到門的作業,並為全球各地的客戶提供諸如路線規劃或選擇運輸業者上的建議。         

起重機的路線為用卡車將它們從波蘭的工廠運到漢堡,在那裡,每個零件的大小決定了它們應存放在封閉的 40 英呎貨櫃、還是放在所謂的開頂式 40 英呎貨櫃。寬度極大的鋼鐵零件以 40 英呎的「平板櫃」運送——有兩個隔板的貨櫃,但是沒有側壁或頂蓋——而超長的零件則以 40 英呎的平台運送,完全沒有隔牆或頂部。「這是一件在規劃和實作上都需要高準確度的工作,」Brüggemann 說到。「但一切進行地很順利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海法,在 ICL 海運進口商務經理 Amir Levy 的領導下,ICL 的接應團隊和 DACHSER 確認貨櫃、平板櫃和平台立即運送到港口的安裝現場。另外從波蘭進口了一台完全拆解的吊架,它將特別用來組裝起重機,並在 2022 年工作完成後收回。多虧了這項設備,貨櫃橋被快速組裝了起來,並準備好在碼頭運作。

「將整個貨櫃橋與來自歐洲各地的零件一起運送的確是個挑戰,」Brüggemann 表示。「但這也是這項計畫如此吸引人的原因。所有流程都正確到位,即使是最大台的起重機,也只是變成其中一項海運的貨物。」 

連絡 Katrine Cheng